娛樂新聞 演出資訊 讀書 文學經典 衡水文藝 新書上架 文化衡水 歷史鉤沉 老照片 鑒賞收藏 今夜星空
 
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娛 > 讀書 >
《我與孫犁四十年》讀后(胡業昌)
時間:2019-09-19 08:58   來源:衡水新聞網-衡水日報
衡水日報新聞熱線:0318-2073456    衡水晚報新聞熱線:0318-2065067、2061234

抗戰文學天空中熠熠生輝的衡水之光

——《我與孫犁四十年》讀后

胡業昌
 

《我與孫犁四十年》一書,是王林日記中寫到孫犁有關內容的輯錄,該書日前已由北岳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這本書如實記錄了王林、孫犁兩位大作家幾十年的交往和友誼。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最真實的另一種“孫犁傳記”。書中所講述的故事非常新鮮,許多都是第一次呈現在世人面前。它為深入研究孫犁和王林提供了最現場、最鮮活的第一手史料。

王林1909年出生于衡水市桃城區大柳林村。1930年在北平今是中學讀書時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并任團支部書記。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并擔任國立青島大學(今中國海洋大學)第一任黨支部書記。1932年在上海加入“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后受黨派遣在上海第二紗廠做赤色工會工作。1933年受黨派遣在南京國民黨通訊兵團無線電通信教導大隊做“兵運”工作。1935年12月在北平參加“一二·九”運動。1936年8月受黨派遣,到西安東北軍衛隊二營學兵隊做黨的地下工作,先在“學生抗日先鋒隊”政治處宣傳科,后到“西安軍警督查處”,參加并親歷了西安事變。1937年回到故鄉,和張海峰、賈殿閣、王耕、愛國紳士賈矩卿等人一起組建了衡水縣第一支抗日武裝“衡水縣抗日鐵血鋤奸團”。隨后進入冀中區參加抗戰,曾任“河北人民自衛軍”政治部宣傳隊長,同時兼任火線劇社社長、文建會副主任、冀中文協主任等職。1949年隨部隊進入天津,歷任天津市總工會文教部長、天津市文聯副主席、天津市作協副主席,河北省文聯副主席等職。

王林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在上海參加左聯時,就出版了描寫衡水故鄉的長篇小說《幽僻的陳莊》,受到了沈從文先生的高度評價。此后又發表了《腹地》《站起來的人們》《一二九進行曲》《叱咤風云》等長篇小說。2007年解放軍出版社出版了七卷本《王林文集》。他的短篇小說《十八匹戰馬》被譽為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優秀的文學作品。1945年冬,《大公報》記者潘訥訪問冀中抗戰根據地,寫下了《冀中解放區漫記》一書,稱贊王林是“冀中抗戰的百科全書”,說王林是最“懂得冀中的奧妙,就像一個人懂得他所愛的人的心靈一樣”。呂正操司令員在為《王林文集》所作序言中高度稱贊王林是“冀中人民的兒子”“冀中的活地圖”。

王林日記,從1937年5月開始,到1984年7月終止,除了抗日戰爭期間有些缺失,大部分保存了下來,計約有300多萬字。這無疑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王林在日記中寫到孫犁的有270多處,現在輯在一起出版,讀來生動感人,是一部難得的,很現場、很別致、很真實的孫犁先生的人生紀實。1938年春天,王林和孫犁兩人在冀中區安平縣相識,從此成為了戰友和伙伴。1943年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時候,王林于安平縣在人民的保護下堅持斗爭,并在地道里寫作長篇小說《腹地》。此時,孫犁去了路(京漢鐵路)西,在《晉察冀日報》當記者,地點就在現在很有名的城南莊。兩個戰友互相牽掛,但戰爭年代,郵路不通,一切都只能放在心里。就是這一年,晉察邊區召開了一次在中國共產黨政權建設史上很有影響的會議——晉察邊區參議會。王林被安平縣選舉為參加這次會的議員代表,但因環境艱苦,無法到路西去參加會議。孫犁以記者身份參加了這次會議。就在這次會議期間,孫犁給王林寫了一封信:“幾次我想寫信給你,信寄到你工作的那區是這樣的困難,但是,這一次非寫不可了,我希望你能輾轉知道我寫給你的這些話。”“去年我們在冀中區平坦的大道上見面,你就問我,邊區參議會什么時候才能召開,我們都在等待這個大會。因為這個場面對你我雖然還只是三十歲的人,也可以說是空前的一種在生命史上值得輝煌稱贊的履歷了。你是一個議員,我是晉察冀的一個公民,我的家鄉選舉了你。我們走在正月的溫暖的風光里,到了長汝村,大遠你就指給我,看一首寫在墻壁上的宣傳詩,那是擁護你當參議員的詩。”“……我在這里參加了這個大會……你沒有來,別人說你像孫悟空一樣跳到妖魔的肚子里去了,你的工作是扭斷敵人的肚腸,所以,就不能放手來了……”“一天晚上,又演《日出》,聶司令員(聶榮臻)和蕭副司令員(蕭克)坐在我的前面,蕭好像對上海的生活不很熟悉,聶時而向他解釋幾句,他感動地說,看完這個戲,可以得到多少知識啊。蕭常到展覽室去交流我們文學部的展覽品,你的《平原上》也在那里陳列(《平原上》是王林在創作《腹地》之前創作的另一部長篇小說,只有孫犁、呂正操等很少幾個人讀過,抗日戰爭中手稿丟失了)。還有別人的幾個長篇,蕭很為這些作品不能印出惋惜,他每天要花一些時間去讀,你知道他也在寫一部長篇小說。”孫犁的這封信有3000字,戰爭年代這算長信了。孫犁無法寄給王林,就發表在了他主編的《晉察冀日報》副刊《鼓》上。一直到四十年后的上世紀八十年代王林才在泛黃的《晉察冀日報》上讀到了孫犁寫給他的這封信。在這封信收入《孫犁文集》時,王林再次閱讀,并寫下了《一封難忘的信——祝賀<孫犁文集>的出版》的紀念文章,他說:“重讀這篇短信,激動得徹夜難眠,覺得這封短信遠遠超出了對于故鄉和老友的關懷,而是對于敵后抗日根據地晉察冀邊區民主建政的頌歌,對于敵人聞之喪膽、而在人民中間平易近人,傾聽群眾意見的中共領導的畫卷和禮贊。”王林和孫犁在戰爭中形成的生死同命的戰友情,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啊。

1939年春天,組織上調孫犁到晉察冀邊區工作,就是由王林到七分區對孫犁傳達了這個指示,并代辦了到路西的手續。1941年秋天,孫犁回冀中探親,二人相見聊得很是投機,四手相牽不肯離開。王林留住了孫犁,自此才有了他們共同編輯《冀中一日》的佳話。這一工作完成后,王林建議孫犁寫作《區村和連隊的文學寫作課本——給<冀中一日>的作者們》,這就是后來在解放區和根據地非常有名的一本書《文藝學習》。兩個老戰友相處幾十年,互相關心,相交深厚,感情真摯,親如兄弟。在這本書里,王林和孫犁都是活生生的革命者、活生生的現實主義的人民作家。他們不管是為人為文,或是提攜后人,都給我們留下了極為寶貴的榜樣性的人生財富。

說到王林和孫犁,我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衡水的另一位抗戰文學作家李曉明,他出版的長篇小說有《平原槍聲》《破曉記》《風掃殘云》《暗線諜影》《追窮寇》《歇官亭》等,在全國有很大影響。抗戰時期,李曉明曾任棗北縣委書記兼縣游擊大隊政委。解放后,他曾任中宣部文藝局局長。王林、孫犁、李曉明,他們是衡水籍中國抗戰文學天空的三顆明星。抬頭仰望,他們總在熠熠閃爍!我們敬仰他們,因為他們的作品如同家鄉衡水深厚肥沃的黃土地一樣厚重而深沉!他們是中國文壇的驕傲!他們是我們河北、我們衡水的驕傲!

(責任編輯:丹微)


聲明:
·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衡水新聞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本網刊登的服務信息、聯系電話等,均為公益性質,請您在參考使用時須謹慎,如有問題請立即向有關部門報告。并通知本網刪除此信息。
·電話:0318-2065027 衡水新聞網 傳真:0318-202312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稿件處理時間:9:00—18:00
閱讀推薦
專題策劃
香港六合彩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