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演出資訊 讀書 文學經典 衡水文藝 新書上架 文化衡水 歷史鉤沉 老照片 鑒賞收藏 今夜星空
 
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娛 > 文化衡水 >
衡水:平原的傳奇
時間:2019-05-30 07:57   來源:衡水新聞網-衡水日報
衡水日報新聞熱線:0318-2073456    衡水晚報新聞熱線:0318-2065067、2061234

樓聽雨

 

衡水,地處河北平原腹地,不僅全境無山,連起伏的地表都沒有,真正的一馬平川,一望無際。春天覆蓋著若有若無的嫩草,夏天翻滾著金色的麥浪,秋天披上綠色的紗帳,冬天則鋪滿皚皚白雪。不論何時,極目遠眺,視野中永遠都是筆直的地平線。唐代與高適齊名的另一位邊塞詩人岑參在《冀州客舍酒酣貽王綺寄題南樓》中寫道:“野曠不見山,白日落草頭。”別的地方是太陽落山,這里的太陽是落在草地上。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醉翁亭記》中的這句話,婦孺皆知。歷史上似乎所有的傳奇故事,都與名山勝水有關。可是,當你走進國家博物館,看過“文華衡水”展覽,你會深刻感受到,恰恰是在這片坦蕩無垠的平原上,千百年來衡水人薪火相傳,書寫著動人的傳奇。

一代大儒和一脈傳承

毫無疑問,董仲舒是衡水人的驕傲。同樣毫無疑問的是,董仲舒的思想和行為,影響了中華民族的歷史。談到儒家思想,毋庸置疑首先想到的是孔老夫子,但是早在東漢時期,著名思想家王充就在《論衡》中指出“孔子終論,定于董子之言”。近代康有為說得更加直截了當:“不得董子發明,孔子之道,殆墮于地也。”

從西漢到今天,關于董仲舒的研究和頌揚綿延不絕,有關著述汗牛充棟。那么,作為一代大儒,這位先賢對家鄉最深遠的影響是什么呢?

是重視教育,培養人才。讀遍二十五史,董仲舒是中國歷史上興辦學校的第一人。《史記》記載:董仲舒“下帷講誦,弟子傳以久次相授業,或莫見其面”。“下帷講誦”之“帷”是一種布帳,老師在布帳后面講課,學生在下面聽,只聞其聲,不見其面。站在今天想象那時的情景,有點怪怪的,但那卻是中國學校教育的發端。而“或莫見其面”,說的卻不是因為老師站在帷帳后面,而是董仲舒采取了“弟子傳以久次相授業”的方法:先入學的幫助后入學的,高年級的輔導低年級的。所以許多董仲舒的弟子并沒有見過他,但這大大加快了人才培養的速度,當然,也加快了儒家思想傳播的速度。由此為始,重視教育便成為衡水的傳統,一代一代發揚光大,直到今天。毋須諱言,有人對于今天衡水的教育現象心存疑慮:衡水怎么能有這么好的教育呢?到“文華衡水”看看展覽就會知道,論教育,衡水最是源遠流長。

是刻苦學習,發憤讀書。“蓋三年董仲舒不觀于舍園,其精如此。”自從《史記》問世,“三年不窺園”就成了一個成語,一種精神。宋代著名政治家司馬光有詩:“吾愛董仲舒,窮經守幽獨。所居雖有園,三年不游目。”董仲舒三年不窺園的地方就是今天故城縣的董學村。近水樓臺先得月,被三年不窺園精神熏陶最早、影響最深的自然是衡水人。隋朝武邑人劉焯與其朋友劉炫一起,遍訪名師,當他們發現武強縣劉智海家豐富的藏書之后,居然從此足不出戶,一口氣在劉家苦讀十年,終成一代名儒。依照著名歷史學家范文瀾的說法,“隋代能稱得上儒學大師的只有兩個,即劉炫與劉焯”。這種三年不窺園、十年不出戶的勤奮好學的事例,在衡水歷史上俯拾皆是。

重視教育,再加上勤奮好學,成就了衡水獨特的人才現象。比如唐代,那是一個文化空前繁榮,人才競爭十分激烈的年代。可是就在唐代,唐太宗的十八學士中,衡水人居然占了兩席。同樣是唐代,高適在燦如星空的詩人中獨樹一幟,成為“邊塞詩派”的領軍人物。君子之澤,五世而斬。《曾國藩家書》中更進一步說:“吾細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便盡。”而衡水安平崔氏自東漢開始,歷經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至宋一千余年,代代高官顯宦,才子輩出。東漢崔瑗因首創“章草”成為一代書圣,唐代崔護則因“人面桃花相映紅”的瑰麗詩句被傳頌至今。

看過展覽,回到衡水,偶然聽到路邊賣糖葫蘆的小販用小喇叭循環播放著歌曲《冰糖葫蘆》。我上前詢問:知道這首歌是誰寫的嗎?小販搖頭。由此我想起,從上世紀60年代人人會唱的《勤儉是咱們的傳家寶》,詞作者金波;到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標志性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詞作者曉光;從熱情洋溢的《請到天涯海角來》,詞作者鄭南;到氣勢豪邁的軍旅歌曲《東西南北兵》,詞作者劉世新;再到這悠揚輕快的《冰糖葫蘆》,詞作者張和平……都是衡水人。這算不算也是一種文化現象,這些或給人教益,或令人愉悅,或使人振奮的歌聲,會不會讓人感覺到始自一代大儒的一脈傳承。

一壺老酒和一方風情

實事求是地說,衡水的知名度和衡水老白干有直接關系。這次“文華衡水”展覽,特意為老白干設置了一個展臺,并用微縮的真情實景,展示了老白干的工藝流程,引起觀眾極大興趣。準確地說,老白干是高粱酒的一個品種,并不是哪一家酒廠的專用名稱。但今天在中國,說到老白干,人們自然地認為就是衡水老白干。

沒有人否認衡水老白干悠久的歷史。但是,單靠歷史悠久是不能成就一種名酒的。比衡水老白干歷史更悠久的酒有過多少?你方唱罷我登場,有的掩面而退了,有的壽終正寢了,而衡水老白干作為“千年名酒”一直不卑不亢地站立在滏陽河畔,笑對世人。訣竅在哪里?一絲不茍地堅持傳統的釀造工藝,不偷工不減料,不走捷徑,憑良心釀好酒。

前年看到一篇文章,是愛新覺羅·載濤之子寫的。載濤何許人也?道光皇帝的孫子,光緒皇帝的弟弟,宣統皇帝的叔叔,純正的大清皇室血統,電影“最后的王爺”即是以他為原型。那么這樣的家庭喝什么酒呢?除夕夜一家團聚吃年夜飯的時候,才喝衡水老白干。這不是市井傳說,而是作者親身經歷。老白干的歷史地位可見一斑。

出差在外常常被問起是哪里人,只要一說是衡水,對方十有八九會說:哎呀,那一定能喝酒!在世人心目中,釀造衡水老白干的地方,是當之無愧的酒城,酒城來的人豈能不喝酒。其實衡水人未必都善飲。但是,因為出酒而被稱為酒城,不是每一種名酒都能產生的效應。

雖然不是每一個衡水人都喝酒,可如果一定要用一種具象來形容衡水的風土人情,恐怕還要首推衡水老白干。熱烈,有溫度感;醇厚,回味綿長。

“文華衡水”展覽中有明代監察御史馬中錫一席之地。現在許多人知道是馬中錫寫了著名的寓言“東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但馬中錫更加令人敬佩的是同太監的抗爭。有明一朝,太監干政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他們指鹿為馬,濫殺無辜。他們掌控的東廠、西廠,今天提起來依舊讓人不寒而栗。馬中錫同汪直、劉瑾等知名權監統統交過手,沒有一次低過頭,寧死不屈。比他稍晚的故城另一位才子孫緒,會試時曾高中會元,官至太仆寺正卿。同樣因為不買太監的賬,寧可不做官也不去逢迎那些閹宦。死后才被追贈諫議大夫的武邑人蘇安恒,兩次上書武則天,請她還政于太子。即使沒有在唐朝生活過的人,也知道挑戰武則天的權威需要何等勇氣,但蘇安恒毫不畏懼,冒死直諫。馬中錫、孫緒、蘇安恒這些人都是儒生,但他們的人生軌跡卻像品味67度衡水老白干,喝下去之后從口到胃畫出火辣辣的一條線。

在衡水的風土人情中,除去剛烈,還有綿柔的一面。尤其是接人待物的淳樸真誠,備受稱道。元代著名畫家、詩人王冕在其《冀州道中》詳盡地描述了蒙古人入侵以來百業凋零、民不聊生的景象:“城郭類村塢,雨雪苦載涂。叢薄聚凍禽,狐貍嘯枯株。寒云著我巾,寒風裂我襦……程程望煙火,道傍少人居。小米無得買,濁醪無得酤……”多么艱難凄苦的旅程!但是,當遇到一位冀州老人以后,一切變得溫馨了:“徘徊問野老,可否借我廚。野老欣笑迎,近前挽我裾。熱水溫我手,火炕暖我軀。丁寧勿洗面,洗面破皮膚。我知老意仁,緩緩驅仆夫……”老人熱情地笑著,把王冕迎進家中,端上熱水讓他洗手,又把他扶到炕頭上暖暖身子。還不忘叮嚀他頂風冒雪走了一路,先別急著洗臉,否則會傷害皮膚。這樣一種古道熱腸,今天讀來仍舊讓人感嘆不已。

《景縣志》記載了一件事:清朝景縣有個人叫李世奇,童年時在路上撿了陜西客商李建元的行李及錢財三百余金。李世奇把行李和錢財都交到官府,設法還給了陜西客商,并且不肯接受客商的酬謝。雍正六年朝廷聽說了這件事,為嘉獎李世奇,賞給他八品頂戴再加五十兩白銀。這應該算雍正版的“衡水好人”“中國好人”吧。

一粒火種和一地烽煙

參觀“文華衡水”展覽,行走在歷史的輝煌中,心情十分舒暢,甚至有想要唱出來的感覺。唯有站在中共早期黨員弓仲韜的遺像前,心潮起伏。這個親手創建了中共第一個農村黨支部、河北省第一個中共縣委,為革命變賣了家產并獻出四位親人生命的共產黨人,在失去工作能力之后,一生未向組織上伸過手,最后像一個普通老人那樣離去。

安平臺城黨支部,作為中國共產黨最早播撒在農村的一粒火種,為后來革命事業的燎原之勢所作的貢獻是不可替代的。有了第一個黨支部才有了第一個中共縣委,有了第一個中共縣委才有了共產黨在安平縣乃至整個冀中地區的影響。

抗日名將呂正操的名字家喻戶曉,他原是東北軍691團團長,抗戰爆發,在藁城縣梅花鎮與日寇激戰后拒絕南撤,宣布起義并改稱“人民自衛軍”,繼而北上抗日。到哪里去找抗日的立足點呢?走到安平,他們發現了這里深厚的群眾基礎和濃厚的抗日氛圍,于是冀中地區的第一支抗日武裝找到了根據地,并陸續在安平召開了冀中區第一次黨代會、冀中區第一次行政會議,在安平宣布成立了冀中行署、八路軍第三縱隊和冀中軍區。當時冀中一帶流傳的民歌唱道:老鄉老鄉去哪里?去安平。

去安平干什么?去找呂司令。

找呂司令干什么?

要身綠軍裝,

領支老套筒,

趕走日本鬼,

保衛老百姓。

安平一時之間成為冀中地區的“革命圣地”。而這一切,都得益于那第一粒火種、第一個縣委。

1927年,為掩護中共安平縣委開展活動,縣委機關對外叫學校。叫學校就得有學生,于是招了一批與共產黨人有關系的孩子們來“上學”,其中有一位饒陽來的12歲女孩嚴鏡波,因為哥哥在法國留學加入了共產黨,她和姐姐一起被招來了。抗日戰爭爆發后,嚴鏡波擔任中共武強縣委書記。她會打槍,能打仗,而且能打勝仗。在她的領導下,武強的抗日活動風起云涌。這個“畢業”于第一個中共縣委的女孩,成為冀中根據地著名的女縣委書記。

冀中抗日根據地,被毛澤東譽為“模范根據地”。他們傳承著第一個黨支部的精神,創造著可歌可泣的業績。溫三郁的事跡也在展覽中。被敵人在背上連刺四刀,又砍掉五個手指,仍然不肯說出八路軍的秘密。面對那大義凜然的氣概,你會相信這是一個13歲的少年嗎!在晉察冀邊區第二屆群英大會上,他被授予“民族氣節模范”稱號,并頒發銀質獎章一枚。令人欣喜的是,這枚獎章本來收藏在國家博物館,為配合“文華衡水”展,國博刻意把獎章擺在了溫三郁的照片旁邊,使小英雄的形象更加熠熠生輝。

大致上,以今天的307國道為界,路北是冀中抗日根據地,路南便是冀南抗日根據地。“文華衡水”介紹了著名作家王林的文學之路。1937年秋天,回衡水老家探親的王林,因為水災再加上“七七事變”的發生,被阻隔在家。本應當是賦閑時光,他卻利用這段時間在家鄉組織了抗日鋤奸團。在得知開明士紳賈矩卿抗日熱情高漲,其子賈殿閣已經組織起了抗日青年團的情況后,他聯系從冀師畢業回鄉的另一位共產黨員張海峰,一起和賈家父子探討抗日事宜,雙方洽談甚歡,并決定合并兩支抗日隊伍,組成“鐵血抗日鋤奸團”,賈殿閣任團長,王林和張海峰分別任組織、宣傳委員。這是衡水縣第一支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王林為冀南抗日斗爭所作的貢獻,同他的文學成就一樣彪炳史冊。

如果說第一個黨支部只是一粒火種,那么,到抗戰爆發時衡水大地已是一地烽煙。民兵、游擊隊神出鬼沒,正規部隊更是重拳出擊。1940年,馬本齋率領回民支隊經過反復偵查,發現衡水縣康莊村是安家村據點通往縣城的必經之路。于是,回民支隊決定在康莊打一場伏擊戰。他們派出少數兵力佯攻安家村據點,待據點向衡水縣城打通求援電話之后,再割斷電話線。從衡水出動支援安家村據點的日偽軍進入康莊伏擊圈,馬本齋一聲令下,回民支隊的輕重武器一起開火。40分鐘,只用了短短40分鐘,除少數幾個敵人逃跑之外,俘虜偽軍50多人,擊斃日偽軍100余人。繳獲加農炮一門,輕、重機槍4挺,步槍150余支。聶榮臻司令員聞訊高興地說:“這是回民支隊的光榮,也是冀中軍區的光榮。”衡水康莊伏擊戰作為平原游擊戰的經典戰例,當年即入選延安抗大教材。

1938年年底,為支持剛剛成立的冀中軍區,也為了給120師補充兵源,根據中央軍委決定,賀龍率120師開進冀中。1939年2月的一個風雪之夜,師部從武強縣任莊出發,經皇甫村趕往饒陽縣留楚村。因為大雪掩埋了道路,賀龍派人去皇甫村找個向導。年輕的村民王建義正準備上炕睡覺,村干部帶著一位八路軍進來了。八路軍的同志說明來意,王建義二話沒說,提起馬燈就出了村。村外幾個八路軍正在雪地里站著,賀龍親切地同他打過招呼,并抱歉說:“我們把你從熱烘烘的屋子里叫出來,讓你踏著大雪給我們帶路,真對不起你了。”王建義說:“給同志們帶路是我應該做的。”王建義把賀龍一行送出七八里遠,指明了前面的路,在賀龍幾次要求下才停下了送行的腳步。隨軍記者記下了這件事。若干年后武強縣黨史辦的同志找到王建義核對事情的經過,王建義這才知道,那個風雪之夜自己為之帶路的人,是賀龍元帥。黨史辦的同志告訴王建義,當他高高舉起馬燈朝賀龍一行前進的方向照著時,賀龍不時回首望著雪夜中閃亮的馬燈,感慨地說:“河北老鄉真好,武強老鄉真好!”

一湖碧水和一座城市

衡水湖已成為衡水的一張名片,也成了“文華衡水”最博眼球的節點之一。特別是利用現代科技手段,讓人能夠全景式欣賞衡水湖風光,更是受到觀眾由衷的歡迎。當平原的清風吹過,碧綠的湖水泛起漣漪,茂密的蘆葦輕輕搖曳,游船駛來,百鳥不驚,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人們欣喜得知,在北京人的眼皮底下還有這樣一個美麗的去處。

全國300多個地級市中,以水命名的,不過三四個,比如天水、麗水、六盤水,但出處為洪水橫流的只有衡水一家。衡水歷史上確實水多。現在衡水人覺得距離黃河很遠,其實黃河曾經三次流經衡水。漳河也已經遠去了,而“洪水橫流”之時,主要就是漳水。滹沱河雖然仍在衡水境內,但它原來也曾光顧衡水城區,直到李鴻章任直隸總督時,才人為地讓它北移了。有句俗語:水大不能漫橋。順治年間,在衡水城區漳河、滹沱河、滏陽河三河交匯,那滔天的洪水不僅漫過了橋,而且把橋沖垮了。那不是一座木橋,更不是草橋,而是明朝著名太監馮寶為家鄉捐資修建的大石橋,既堅固又壯觀。可對于衡水的洪水來說,對付這樣的石橋如同摧枯拉朽。

水太多自然會形成水患。據衡水的地方志書記載,過去大大小小的洪水和瀝澇災害,平均每五年一次。但水帶來更多的是水利。人類自從懂得遷徙就懂得“逐水草而居”。據《漢書》記載:“冀州民人殷盛,兵糧優足。”《三國志》也說“冀州多墾辟之地,桑饒之鄉”。冀州為什么能夠民富兵強呢?肯定和經濟發展水平有關。而在農業社會,特別是靠天吃飯的農業社會,高水平的經濟發展,又肯定得益于水資源的充足和便利。《新唐書》中杜牧的一段話很有意思,他說冀州“產健馬,下者日馳二百里,所以兵常當天下”。冀州出產好馬,其中最次的一天也能跑二百里,所以冀州的兵馬能夠抵擋天下。我們原來還真的不知道冀州居然產好馬,可如果不是水豐草美,休說產好馬,怕是養好牛都困難。

“長堤春水綠悠悠,畎入漳河一道流。”《紅樓夢》中賈寶玉有句話: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衡水女孩漂亮,也一定因為長堤春水、桃溪遍地的滋潤。

那時的衡水,水多湖也多,比如故城境內的高雞泊,其面積是衡水湖難以比擬的。其實,上世紀70年代的時候,衡水城區內大大小小的水面還有幾十處,包括今天市委市政府的院子,原來就是一片長滿蘆葦的坑塘。慶幸的是,我們把衡水湖恢復起來了。這個歷史上叫過博廣池的湖泊,受到曾任冀州長史的著名地理學家酈道元的格外鐘愛。他的《水經注》本來只記水系河流,不寫風物特產,但在寫到衡水湖的時候卻破例寫道“池中多美蟹佳蝦,歲貢王朝,以充膳府”。

如果說當初恢復衡水湖主要是考慮解決衡水電廠的用水,那么隨著時間的推移,衡水的領導層對于衡水湖的管理和保護,一屆比一屆認識更深、站位更高、思慮更周全。百里湖水、百里森林的規劃,已經是完全站在生態的角度謀劃衡水湖的未來。特別是“生態湖城”概念的提出,把衡水的城市建設提升到一個全新的境界,生態宜居已被作為城市的首要元素。

1962年《國務院關于河北省恢復衡水專員公署的批復》中說:“國務院同意你省恢復衡水專員公署,專員公署駐衡水縣城關。”請注意,不僅不是衡水市,連衡水鎮也不是,是衡水縣城關。我們的城市是從衡水縣城關起步的。1963年特大洪水襲擊了衡水,洪水過后,毛澤東主席在省會天津召集河北省和有關地區的領導研究治水問題,他對衡水地委書記趙樹光說:“你那里的情況我從照片上看到了,只露著幾個房頂子,可慘哩。”整個城區怎么會只露著幾個房頂子哩?因為那時候衡水全城只有一座二層小樓,其余清一色平房。雖然那個年代哪里的城市也算不上“高大上”,但像我們起點那么低的也不多見。

那時,做夢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衡水也會高樓林立,綠樹成蔭,整齊的街道,絢麗的霓虹燈,星期天還可以泛舟衡水湖。尤其是以“文化衡水”引領發展的理念付諸實施,航空嘉年華,世界鋼琴大賽,國際智力運動聯盟世界大師錦標賽……一波又一波的文化盛宴,提升著城市品位,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市民素質。

人們通常把至高至上的境界稱作“殿堂”。中國國家博物館就是中國文化的殿堂,藝術的殿堂,珍寶的殿堂。今天“文華衡水”昂首挺胸走進共和國的殿堂,向世人展示衡水文化的底蘊和魅力。習近平總書記說:“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文華衡水”至少進一步堅定了衡水人的文化自信,但我相信影響所及,決不限于衡水。

衡水是純平原地區。至少在可以預見的若干年內,無法改變這一事實。但是,看了“文華衡水”展覽,我卻有一個強烈的感覺,我們雖然生活在平原上,但在文化發展中我們卻可以打造出一座座山峰,堆積出一處處高地。我們的先人已經做到了,我們也一定能夠續寫出新的平原傳奇。

(責任編輯:丹微)


聲明:
·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衡水新聞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本網刊登的服務信息、聯系電話等,均為公益性質,請您在參考使用時須謹慎,如有問題請立即向有關部門報告。并通知本網刪除此信息。
·電話:0318-2065027 衡水新聞網 傳真:0318-202312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稿件處理時間:9:00—18:00
閱讀推薦
專題策劃
香港六合彩六合图库